鬼吹灯 > 彼岸蓝楹两界隔 > 第四章 劫人

第四章 劫人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七越推开房间门,走了进来。看到冷遐川在美女暗探仇视中若无旁人的磕着瓜子。

    七越瞪了这个不知死活的暗探一眼想:真实活腻了,要不是阁少懒得理她,都不知道不知道死了几次了。

    暗影阁阁少确实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,平常不要脸的时候更给人一种流氓至极的感觉。但是有七越这个跟随他七年的人才知道他的狠毒无情。

    冷遐川没注意到七越的发呆,悠闲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七越作揖道:“所有人都知道行动目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阁少,你现在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“随便逛逛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反正北越使团也要一天半才巫辛城,我到街上随便逛逛。”

    “那需要我陪行吗?”

    冷遐川摆摆手盯着美人暗探戏谑道:“不用,你看好这个小美人,我怕我不小心干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美人暗探顿时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冷遐川也并未理她,径直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七越则坐在长案前闭目养生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位阁少…很放荡不羁嘛。”沉默被打破。

    七越道:“与你何干?”

    美人暗探并未生气,而是微微一笑道:“这里是巫辛城,北越境地,只要你放了我,我不到半个时辰就能找到我的同僚,这样就能迅速抓到你的阁少,到时,我可以保下你,还可以给你谋个一官半职,不用四处潜伏奔波,不用拿命为赌注,不用在刀剑上跳舞。”

    七越没说话,继续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如何”美人暗探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记错的话,你叫李思静?”

    “对,怎么了?”李思静一愣。

    七越走进,李思静以为她同意了,不禁十分欣喜。七越突然捏住后者下巴恶狠狠道:“你觉得你能打动我吗?我愿意为了我的国家献出我的生命,绝不背叛。”

    七越放下了手道:“你最好别打扰我,否则,我有的是办法折磨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回到案前继续闭目养生。

    李思静也不敢再多说话,她还不知道,一日后等着她的只有山匪的羞辱与蹂躏。

    巫辛城主干路

    冷遐川摇着一串糖葫芦,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溜达。

    突然听到急促的马蹄声,回头望去,正有一名穿着北越禁军铠甲的人在街上飞驰。冷遐川不急不缓的走到街边,给马让路。

    冷遐川盯着对方离去的身影沉思道:往边境方向……禁军传信吗?军令还是边境又出问题了?

    冷遐川找了一个茶楼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茶楼,官吏将士,江湖人士,富商巨贾都有可能在这出现,所以这里也是打探消息的不二之选。

    冷遐川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,刚上了一盏茶,就听到旁边一个服装像极了江湖人士的男子对其对面的人道:“你听说了吗?南唐公主要与北越和亲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听说使团都已经过了边境了!”

    “那这南唐公主是南唐皇与谁的子嗣啊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皇贵妃了!南唐后宫可就一位妃子!”

    “啊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有所不知了,南唐皇对南唐皇贵妃一见钟情,承诺一生一世仅爱一人!”

    “南唐皇这也太情种了吧!”

    “哎,这可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冷遐川听到这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江湖小哥压低了一点声音道:“早些年啊,江湖上都在流传:南唐皇倾心之人乃西秦皇后,听说两人打小就认识。但是后来南唐先皇将其收为义女,不到三个月便于西秦联姻。还有啊,听说现在的南唐皇是用了小伎俩篡位才登基的!只为了打下西秦抢回心仪之人。还有,根据南唐皇宫中一个侍奉皇族多年的宫女说,那南唐皇贵妃的侧脸像极了西秦皇后!”

    这些话被冷遐川一字不漏的听到了,端起茶的手没有落下也没有送到嘴边。

    虽说江湖流言一分真九分假,但……人们能传开,那必定是有疑点供人思考的。

    冷遐川放下了茶杯,摸出几粒碎银放在了桌上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待回到客房,冷遐川对七越道:“等回去你去查一下西秦皇后。”

    七越本想询问,但还是遵从调遣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难不成暗影阁阁少看上了一个已死之人?”一个幽幽声音想起。

    冷遐川看着李思静缓缓道:“怎么,你认识?”

    李思静仰头骄傲道:“当年,北越与南唐联合攻打西秦,包围了西秦京城。联军决定攻破两门以进城,南门和北门,南门是由南唐大将军叶发忠与楚涵曦攻破,而北门,则由家父攻破。”

    冷遐川愣了愣,道:“那西秦皇后?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

    冷遐川:……

    七越:……

    “我说我说!别动手!”李思静看着被冷遐川搭在脖子旁的剑道。

    “西秦帝看大势已去,服毒自杀于宫中,西秦皇后则自缢于后宫。而西秦帝的两个幼子则被守城大将分成两波,强行冲出包围不知去向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鸦雀无声。李思静还因脖子旁的剑吓得发抖。

    “天色不早了,睡吧。”冷遐川缓缓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七越走下楼又要了一间客房,进房后直接躺在了床上准备休息。

    冷遐川则将李思静身上绑着的绳子系在了床柱上,也躺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怜香惜玉一点,给我一床被子,让我垫在身下?”

    冷遐川闭眼装听不到。

    李思静还想再说什么,但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不知隔了多久,李思静突然道:“阁少,难道……你就不想和我有点什么?”

    冷遐川转过头来冷冷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李思静持续输出道:“我这般美色,就算是在南唐也很少见吧?阁少,良宵难遇啊”说着还用手摩挲了一下冷遐川的手。

    冷遐川转过身,背对着她。

    而李思静则捂着红肿的脸娇滴滴的哭了。她实在没想到,这么看似流氓的一个人居然真的对女色一点兴趣都没有。这就算了,还不知道怜香惜玉,居然扇了自己一巴掌。

    冷遐川突然幽幽道:“你再发出一点声音,我再扇你几巴掌。”

    李思静只好忍住了自己的哭声。

    清晨,巫辛城

    冷遐川在案边吃着早餐,而李思静只能坐在地上捧着一碗白粥喝。

    七越进门道:“阁少,人都到齐了。”

    冷遐川嗯了一声,示意七越带李思静先走,而后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。

    七越将李思静带了下去,来到客店马厩,直接财大气粗的买下了两匹好马,然后等着冷遐川吃完早饭。

    不一会,冷遐川来到马厩,将一件黑色布料递给了七越,七越心领神会,将李思静拽上马,然后用布料遮住了后者被捆着的手。

    冷遐川确认无法看到被捆的手后也翻身上马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迅速向夕云峰策马飞去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一行人便到了夕云峰山脚的一片树林。

    巫辛城的暗探早已等候多时。

    冷遐川下马将九鸢展示给李店主看,李店主确认是真品后作揖道:“参见阁主。”

    冷遐川摆摆手道:“只是阁少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店主心领神会,随后道:“我们的人已经全部按阁少要求布置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对了,你有单独任务:看到那个被捆着的人了吗?劫人后,我们会把她交于山匪,五日后,你想办法进入土匪山寨,杀了她,然后毁尸灭迹。”

    李店主愣了愣,他确实听闻暗影阁阁少凶残暴虐,但没想到居然如此深谋远虑且雷霆手段,他阅人数十载,论冷漠无情,这个阁少确实可以独霸第一。

    “好,保证做到。”李店主坚定道。

    “少主,他们就在前方的树林。”一名黑衣男子单膝跪地道。

    “好!一会双方交战,我们只要南唐公主,但是切记,不能伤害她,一丁点也不行,传令下去,伤南唐公主者,死!”一名骑在黑马上的青衣男子沉稳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随后黑衣男子便跑开了。

    如果冷遐川在此定会震惊,这个青衣男子和齐秦岳十分相似,样貌简直如出一辙,但齐秦岳多了一份淡雅,而这个男子却给人一种狠毒。

    青衣男子遥望远方仿佛在对什么人道:“我们该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未想,当年一别,竟是十九载。”

    http://www.gdbzkz.org/bianlanyingliangjiege/28784785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gdbzkz.org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gdbzkz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