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古神在低语 > 第287章 我只爱尊者一人

第287章 我只爱尊者一人

    顾见临思绪如狂风暴雨,被遗忘的细节霎时间闪过脑海。

    他隐约意识到了什么,正准备松开手。

    “我建议你不要松开你的手,就这么控制着我,再用力一些。”

    松软的大床上,唐昀一头白发披散着,她今天没穿复古的黑袍,而是宽松的黑色毛衣,搭配一件红色的小短裙,一双裹在黑丝里的细腿蜷曲起来。

    完美的俏脸因为呼吸困难而泛起潮红,看起来颇为奇怪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癖好?还是说你被我教育了一顿以后,半夜跑到我这里来作妖,然后拍视频记录下来好发给你姐姐?”

    顾见临面无表情说道:“我跟你姐姐可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唐昀素白的面颊泛起一抹潮红,用力的呼吸说道:“你在想什么?我只是怕我压制不住体内的祖,会暴起袭击你而已,所以从才让你再用力一些。否则的话,我一旦袭击你,可能会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其次,你的刀鞘是用我堂姐的金乌羽衣做的,那是她的贴身衣物。”

    她眼神狐疑:“你跟她没有一腿,她会把这个东西送给你?”

    贴身衣物。

    顾见临心说这有什么的,我连你姐姐的后背都摸过。

    那不是也什么都没发生。

    “总之你要听我说,我记住的东西不多,但我知道以太协会和骊山天衍阁有两个绝密的核心项目,其中一项为天人化计划,另一项则是移花计划。我是后者的受益者,而前者的项目据说是跟鬼谷密藏有关。”

    唐昀喘着气,认真说道:“这是自人类文明史以来的究极结晶,据说跟天人之楔有着某种关系,连至尊们都极为忌惮,甚至生出了贪欲。”

    天人化!

    顾见临听到这个词本能的一惊,因为他想到了古神化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九阴都微微颤鸣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猜错,这两个计划全部被用于我姐姐一个身上。当初我被带到骊山的时候,她们也是谎称给我治病,但我觉得我没有病,反而是人性越来越澹漠,记忆越来越模湖。有的时候我想起父母和姐姐,只觉得他们是陌生人。”

    唐昀气喘吁吁,香汗淋漓:“这里没人值得你信任,你要救我姐姐。”

    顾见临沉默了片刻,心想难怪整个以太协会的高层都躲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什么吗?”

    他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唐昀摇了摇头,呼吸愈发的粗重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个瞬间里,脚步声忽然靠近。

    “配合一下。”

    唐昀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顾见临的手一松,反手就被她压在身下,那双裹在黑丝的美腿缠住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韩晶是收到非法入侵的警报才来的,结果一来就看到了这一幕,冷艳的脸上浮现出不自然的表情,冷声说道:“小屁孩真是不学好!”

    姬野浑身笼罩在黑袍里,冷冷旁观着这一切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顾见临躺在床上,脑子里飞速运转,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神话武装的副作用影响了我而已,我的幻梦之眼会让我产生慕强心理,所以会对能够击败我的男性产生欲望,我也想看看是什么人能够得到我姐姐的青睐,甚至让她送出金乌羽衣。”唐昀面无表情地起身。

    她来之前竟然已经把理由给找好了。

    韩晶欲言又止,站在她的立场上却又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姬烨居然也没想太多,只是面无表情说道:“走吧,下次注意。”

    唐昀微微欠身,临行前给了少年一个颇有深意的眼神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等到这两个人走远以后。

    韩晶进屋看了一眼,没好气说道:“怎么回事?小小年纪怎么不学好?我记得你还有几个月才成年吧,怎么就这么忍不住?”

    顾见临很少有这么窘迫的时候,但因为刚才谈论的事情过于重要,他又不得不把这件事咽在肚子里:“嗯,我知道了,下次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背包里的鹦鹉刚想探出头来,就被他给压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算是明白了。

    合着唐昀是提前算计好的。

    顾见临的至尊威压,暂时压下了她体内的那个祖。

    导致小姑娘的人性渐渐复苏。

    关键是,她也是记仇的。

    因此才用这种方式来报复自己。

    果然,小姑娘都是阴险的。

    韩晶显然当年是跟老顾发生过什么的,而且到现在了还记着当年的情谊,没好气说道:“你现在这个年纪处在青春期我可以理解,但是你不能到处拈花惹草,知道吗?哪怕你有克服诅咒的信心,也要为女孩子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雷霆现在有事要做,她妹妹来找你,你就不会拒绝吗?还是说她跟她姐姐长得像,你就拿来当代餐了?等雷霆回来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教训道:“你怎么跟她解释?”

    顾见临心说我跟她真的不是那种关系,最后也只能以手扶额。

    “还有月姬,她陪了你那么久,你们俩甚至住在一起吧?”

    韩晶冷着脸:“等等,你不会已经把她……”

    顾见临险些应激,反驳道:“我没有!解决诅咒之前,我不考虑婚恋问题。”

    韩晶一怔,旋即露出了满意的态度。

    顾见临看着这个女人,忽然心中一动:“那个,您跟我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韩晶想到当年的事情,板着脸说道:“你叫我一声阿姨就行,不用跟我太见外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您当年我跟父亲怎么掰的?”

    顾见临难得生出了一丝好奇。

    韩晶沉默片刻,澹澹说道:“我把他甩了,因为当年我得知了顾家诅咒的事情,也想看着让他远离超凡世界,能不能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提这个了,都是过去的事情。你要记住,不要跟骊山天衍阁的人接触,这群人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她话锋一转,强调道:“这几天好好在船上修养,这段时间谁都不许外出,毕竟全世界的升华者势力都进来了,万一遇上狙击的,多半凶多吉少。以太协会树敌无数,要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就走了,临走前还把门给关上了:“过几天还会有一场恶战,大概是攻略守关boss的时候,那也是你们年轻人的机遇,要好好把握。”

    顾见临以手扶额,总感觉到了升华者世界,又多了一个妈。

    原来这个女人当初是主动离开父亲的。

    怪不得,当初看他的眼神仿佛要活吃了他一样。

    那次让他进守夜者部门,也是真心的。

    不想让他查血月屠戮事件,也是真心为了他好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王太升的原因,导致有了一些误会。

    “关键是,深蓝号现在不让外出,我也没有办法从这里出去,毕竟这里四处都是大老们盯着,想私自行动也太难了。嗯,还好我有影子。”

    顾见临低声说道:“唐子敬,天人化计划,移花计划。”

    九阴微微颤鸣着,说道:“这个天人化计划可不得了啊。”

    顾见临诧异说道:“你想起来了什么?”

    九阴陷入了回忆里:“嗯,隐约有点印象呢,这倒是还要从天人之楔说起,这东西其实出现的很微妙,传说中是至尊为了对抗同类而发明出来的东西。但问题在于,五位至尊全都否认了,都声称不是她们创造的。”

    顾见临一愣,至尊们居然都会出来否认。

    哪怕最神秘的麒麟尊者都出来辟谣,这就很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至于天人之楔,对于尊者而言是没当回事的,但她却说在未来的几千年后,天人之楔会孕育出很可怕的东西,对于至尊而言都是巨大的威胁。”

    九阴哼哼道:“更多的我就记不清了。如果以太协会真的要搞这种危险的东西,你作为尊者安排的内鬼,可一定要阻止他们啊!”

    老妖怪都说是威胁,而且还跟鬼谷密藏有关。

    顾见临心说这东西越来越神秘了,看来以太协会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一定会为尊者效犬马之劳的。”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说道。

    “幸亏你把影子给提前派出去了,不然等人类搞出来那种恐怖的东西,多半是要用来对付尊者的。我很欣赏你的智慧和忠诚,为了尊者的大计,你要更加努力才行。”

    九阴循循善诱:“只是接下来可能会有点凶险,要小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还需要你多多提携。”

    顾见临面无表情说道:“我只爱尊者一个,当然要为她奉献全部。”

    ·

    ·

    深夜两点半,深蓝号上的实验室。

    凛冬看着推门进来的女人,微微颔首说道: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抱歉,耽误了一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韩晶嗯了一声:“没什么问题,只是年轻人出了一点小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以太协会的高层们也都不甚在意,毕竟有他们一群圣域级甚至是半神在这里,年轻人们再怎么乱搞,也整不出什么花活来,也就随他们去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准备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夜刀圣者说道:“对古神之血的研究。”

    玄阴圣者对此也是很感兴趣,澹澹说道:“神将们在外排查,因此不会回来,这次就只有我们几个了,可以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的视线,不约而同的望向了实验台。

    密封的水晶仓里,漂浮着一滴金色的血液,仿佛结晶一般瑰丽璀璨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老子险些搭进去半条命才抢回来的!”

    万人屠阴阳怪气说道:“这不是得给我记个首功?”

    一位研究员笑呵呵说道:“放心,万教官的功劳,我们是肯定要记住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由卦师们组成的科研小组,专门用来研究古神之血。

    他们要通过这枚古神之血,反向占卜其主人的状态。

    如果这是夔龙始祖的古神之血,那就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倘若是麒麟尊者的,那就具备更大的战略价值。

    然而就当科研人员启动了仪器以后,水晶仓里的古神之血却迅速的颤动起来,由金色转化为纯黑色,瑰丽的色泽褪去,变得极为驳杂。

    “假的。”

    科研人员脸色变得极为难堪,低声说道:“不,不能说是假的,这是一枚来自一位祖的古神之血,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。十有八九,万教官在跟人争的时候,被人用某种手段,把古神之血给掉包了。”

    以太协会的高层们陷入了诡异的沉默。

    万人屠大惊失色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·

    ·

    伴随着轰然的巨响声,那个铠甲巨人也轰然倒地,鲜血瀑布般喷涌出来。

    轰隆隆的震颤声里。

    她的躯体融化,仿佛熔岩般蔓延在冰层上。

    遍地都是人类升华者的尸体。

    冰层上散落着自动步枪,还有炼金火箭筒,碎裂的刀剑和弓失。

    直升机的残骸熊熊燃烧,仿佛随时都会爆炸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这架直升机。”

    月姬拾起铠甲巨人手里的黑色铁刀,这种东西在古神族被命名为灭鬼刀,属于炼金武器的一种,由超古代稀有金属打造的,异常的坚韧锋利。

    挥舞起来还挺轻盈的,比她那柄朱红色的唐刀要好的多。

    “毕竟永生之海的结界已经解除了,全世界的野鸡组织都会往这边送死。”

    陆子衿低头踹翻一具尸体,从他身上摸索出身份证件,澹澹说道:“哦,是韩国的棒子啊,难怪这么弱,冲进来就是送死的。”

    如果把古神界比作是一个游戏,那么她们毫无疑问是攻略副本的先行者。

    至于这些冲进来的,就像是刚出新手村的玩家,跑去挑战高难副本。

    不死才怪。

    这群人甚至还看中了她们的美色,想要趁火打劫。

    “子衿阿姨,我们现在连野鸡组织的成员都不是,而是野生的升华者,是无家可归的孩子,比这群人还要惨一些。”月姬收起漆黑的灭鬼刀,幽幽说道。

    “唔?好像还真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陆子衿捂着朱唇:“你背叛了幽荧集团,我也被以太协会通缉,好惨哦。”

    一场恶战下来,她们俩都没受什么伤。

    因为镇守在这座冰封城池里的祖,已经提前被人给重创了,而且生前似乎并不是什么厉害的人物,干掉她以后连一件神话武装都没得到。

    更别说别的什么物资了。

    “嘘,小心!”

    陆子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急忙把她拉到了一个冰洞里。

    月姬似有所感:“司家的人来了么?”

    “不止,估计是幽荧集团的舰队,司家的人应该也在这里面。”

    陆子衿狐疑说道:“他们不会是来抓你的吧?”

    月姬滴咕道:“不是没有这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毕竟都是二五仔。

    陆子衿目前没被抓,是因为以太协会要忙着攻略守关boss。

    至于月姬,一旦遇上幽荧集团的人,可就真的危险了。

    ·

    ·

    幽荧集团的浮空艇在风雪里驰骋,下方驰骋着数不清的车队。

    这里有不少还是囚车。

    基本上都是野生的升华者,或者是那些不入流的超凡组织。

    黑暗世界的作风一向如此,为了防止这群什么都不懂的杂鱼们四处乱跑,以至于意外触发了古神界里的一些危险的陷阱,干脆就把他们都抓起来。

    一路上能抓多少抓多少,真遇上高难度副本,就让他们先去探路。

    听起来或许很残忍,但升华者的世界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进入古神界的人,都有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觉悟,奉行丛林法则。

    要么你就别来,在外面好好缩着。

    起码还有秩序的保护。

    进了古神界,就别管三十七二十一了。

    哪怕以太协会也不会保护这群人,因为他们的首要目的是击杀古神族,这群人并不能给人类的伟大事业带来什么帮助,反而只会添乱。

    不如就让幽荧集团的人抓去,物尽其用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穷凶极恶的瀛洲升华者们撞在囚车的栏杆里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顾见临面无表情地收回手,清理掉这些碍事的杂鱼以后,在囚车里坐下来。

    这当然是他的影子,戴着银质的面具,一袭黑色的长风衣,长发在背后披散着,炼金唐刀已经被收缴了,放在前方的车厢里。

    因为长途跋涉,即便是影子也有点遭不住,这样下去得跑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因此他干脆羊装成野生升华者,被抓到了囚车上,蹭个顺风车。

    漫天的风雪呼啸,头顶上是湛蓝色的极光。

    很美。

    他双手垫在脑后,躺在独属于自己的豪华包间里,仰头看天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【推荐票】

    【月票】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gdbzkz.org/gushenzaidiyu/34260116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gdbzkz.org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gdbzkz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