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绝迹之战 > 第353章 悦海阁

第353章 悦海阁

    灵主在远处尚未进去的时候,看到悦海阁阁主脸色不太对劲,心里一想就知道,恐怕对方找自己准没好事。

    他刚刚飞进去落到高台上,青年非常客气道「灵帝,七年不见修为还是没有一点进步的迹象,看来突破成帝对你来说几乎不可能啊?」

    这些话完全带着打击的语气,丝毫是不给他面子,换做别人说这些话,早就成了空气了,灵主脸色阴沉道「杜钦,你来这里不会就是为了说几句废话吧?」

    「灵帝,你这么说就不对了。」杜钦一副洒脱的模样说道「这有事是有事,叙旧是叙旧可以一起嘛!我听说你把灵界的封神台给击碎了?」

    封神台的存在就是为了,让那些返璞境突破桎梏飞升灵界而存在的,一旦失去这个封神台,纵神界所有天才都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灵主根本不会给纵神界机会,在他看来不属于灵界的元灵师,没有资格通过飞升来到灵界,失去封神台之后,突破桎梏得不到飞升的契机,就会受到纵神界的法则禁制影响,久留纵神界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他冰冷的面容和语气说道「你倒是对这些小事挺关心的,我灵帝做事,难道还需要你的允许不成?」封神台这样的大事,居然被直接说成是小事。

    「灵帝做事那自然是随性而为,谁敢说一句不对?我倒是觉得,灵帝断了纵神界的绝路,实在有些过分,夭折了多少天赋异禀之辈?」杜钦一阵叹息的在那里来回倾诉衷肠起来。

    灵主脸色有些不爽道「杜钦,什么时候你也会为下界那些蝼蚁说话了?纵神界这种地方能够培养出什么存在?依我看都是一些无用之辈,你还是说今天来的目的吧!」

    杜钦也没有继续说下去,他这时候才认真道「今天我来这里目的非常简单,希望灵帝释放那位尊者!」

    「不可能!」似乎知道对方说的是谁,灵主断然拒绝,语气中带着没得商量的意思,眼神中还有一丝忌惮残留,似乎非常忌惮那位尊者。

    灵界这么多年过去了,天才更是层出不穷,天赋异禀逆天的修炼资质天才,更是数不胜数,灵主的天赋确实有些不太说的过去,已经有些迭代的模样。

    为了稳住自己的位置,不让有人真的达到他这个境界,灵主找了很多理由,亲自出手将这些人斩杀在半路上。

    为的就是担心有一天,这些人有一天超越他的地位,他的做法引来了灵界的强烈不满,甚至一度被破口大骂做法卑鄙无耻。

    若非他的实力强大,同时以这个加上灵神殿势力,强行镇压舆论声,但依旧许多人对他的所作所为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他曾经背叛过人族,后来发现自己错了,可他反悔的做法非常极端,知道他背叛的人,几乎都被他一个个的斩杀,杀到最后没有人再敢提起。

    杜钦神色有些低沉道「灵帝,那位尊者与你无冤无仇,你突然就把人抓住,还给他扣一个灵界叛徒的帽子,下一步恐怕就是取他性命吧?」

    「杜钦,有些话你最好少说。」灵主已经在压制内心的冲动,他负手而立闭目冷静起来,杜钦同样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沉声道「灵帝,我是给足你面子,对你也是足够恭敬,那位尊者乃是我爷爷,这个事情恐怕你应该知道一些,你把我爷爷囚禁起来,还想要扣帽子把人杀了,你这种行为如何服众?」

    「杜钦!」灵主脸色带着一股怒意道「即便是你爷爷,本帝也不可能把他放了,他的结果只有一个,那就是必须死!任何人求情都没用!」

    「好!」杜钦仅仅一个字说完,身上顿时爆发出一股可怕的力量,周围所有建筑都化成齑粉,大殿也跟着消失变成空气。

    杜钦阴沉道「灵帝,别人或许怕你,我杜钦从来没怕过,今天你若是肯

    放人,条件可以任你开,但你若是执意要这样,今天我就是拼着跟你同归于尽,也要让你付出巨大的代价!」

    杜钦心里非常明白,自己未必是灵主的对手,但是为了救自己爷爷,他不得不拿命出来拼,灵主强大确实没错,可他也不是软柿子任别人捏的。

    此次过来他也没想过灵主会放人,只是先礼后兵他还是要试试,悦海阁所有精锐,这时候也在灵神殿不远处,一旦灵主动手,那么必然会走到不死不休的局面。

    两人身上都扩散出一股无形之墙,狠狠撞击在一起,一股惊人的风暴从两人中间,激荡向方圆百里,一时间狂风大作,两人的衣服也哔哩啪啦作响。

    砰

    一声巨响之下,杜钦的身体连连后退两步,虽然没有受伤,他一甩袖袍转身离开,他还真不信有人敢阻拦他,最坏的打算他都已经做好了。

    两人的动静实在太大,只见数以万计的人影飞到空中,长老供奉等等如蝗虫一般将他包围在中间,大长老怒斥道「杜钦,你好大的胆子!居然敢对灵帝大人动手?」

    「哼!云中天,你也配在我眼前嚣张?动不动手又能如何?难不成你想把我留在这里?」杜钦似乎无所畏惧,不给任何人一点好脸色。

    「你!」云中天怒指道「杜钦,你好大口气!今天就让你有来无回!所有人听我号令,动手诛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之人!」大长老彻底被激怒了,他是有权利号令宗门除宗主以外所有人的。

    「住手!」就在所有人准备动手的时候,灵主忽然开口说道「都给我住手,让他离开!」谁都没想到,灵主居然会开口让这么嚣张的人离开,可他都开口了,所有弟子长老都只能不甘的让开一条路。

    杜钦冷哼一声,直接大步走了出去,看着他离开后,大长老飞到灵主面前,压下心里的怒气,他不能理解道「灵帝大人,此人今日如此嚣张,还敢跟你动手,我们为何还要放他离去?」他是在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灵主脸色也不好看,他长叹一口气道「此事古难全,倘若这个时候动手,确实可以诛杀此人,可这里是我们灵神殿,一旦动手我们会付出更大的代价,而且你没发现?悦海阁的所有精锐离我们不过十里,一旦动手代表什么你还不清楚?」

    经灵主这么一说,大长老也冷静下来,他还真没感知一下周围,这时候才发现,果不其然,悦海阁数万精锐已经在那里蓄势待发,一旦动手就会全力过来支援。

    「灵帝大人,是老朽冲动了。」大长老立刻道歉起来,刚刚他确实没想到,这个杜钦胆子这么大,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带这么多精锐跟他们灵神殿作对。

    灵神殿十里开外,数以万计的人影,密密麻麻悬浮在空中,为首的十二人,八名老者四名中年男子,一个个着急的在那里来回走动,不过是踩着空气在走动。

    「怎么这么久宗主都没传音回来?」一名老者有些按耐不住,他心里是心急如焚,悦海阁现在的情况非常特殊,万不可再失去杜钦。

    灵界之中所有人都知道,悦海阁势力十大宗门里排行第五,其阁主杜钦实力强大,已经是半步踏入半帝的境界,更是跟灵主打成平手的可怕存在。

    一旁的中年男子也有些着急道「不行,我们不能在这里一直等,刚刚那股可怕的气息里,就有我们阁主的,恐怕现在已经在动手了,万一阁主被他们围困,我们却还在这里!」

    悦海阁大长老也凝重想了想道「不行,不能再等了,所有人听我号令,前往灵神殿要人,只要他们不答应,我们就是拼死也要把宗主救出来!」

    悦海阁大长老,宗主之下第一人,同样可以号令宗门所有弟子,灵界不同于其他位面,宗门的职位里没有副宗主,而宗主如果没有夫人

    ,那么大长老就是宗主之下第一人。

    原本这些人就已经按耐不住,生怕自家阁主遇难,有了大长老的号令,所有弟子齐声高喊「救宗主!救宗主!」声势浩大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「救我?你们就这么希望我被他们围起来吊打?」就在这个时候,杜钦一边嚷嚷着,一边飞了过来,所有人一听大喜过望飞过去。.

    「阁主…你…你没事吧?」大长老等人飞过来恭敬行礼后关切问了一句,杜钦脸色颇为难看道「他们还不敢这里对我们动手,不过情况不会太好,这一下是彻底得罪灵神殿了。」

    三长老愤愤不平道「得罪了就得罪了,我们悦海阁还没怕过谁。」其他人也是赞同点头,悦海阁内所有弟子同仇敌忾,阁主为人重情重义,对每一位弟子都是周到细致。

    可以说悦海阁上下一心,一旦弟子为宗门牺牲,其家属会得到宗门最好的待遇养老,还能获得许多的好处,这也是为什么,宗门上下这么多人,没有一个怕死的。

    「阁主…这灵主是不是不愿意放老阁主?」大长老见只有自家阁主出来,心里就已经猜出七七八八了,只是也有可能,灵主提出了过分的要求。

    杜钦一想到灵主那副嘴脸就怒气冲天道「灵主那家伙压根不肯放人,他是在害怕和恐惧,我和他都能打成平手,如果有爷爷帮助,灭了他都不是问题,他就是担心我跟爷爷联手。」

    「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」

    「阁主,要不我们强行要人?」

    「对啊!阁主,此事耽搁不得啊!」

    「若是晚一步的话,老阁主会有危险的。」

    他们都非常清楚,灵主为人心狠手辣不择手段,倘若老阁主还在对方手里,那么就有随时被杀的可能,毕竟灵主为了自己的地位,残害了太多无辜之人。

    杜钦回头看了一眼灵神殿,随后低沉道「暂时不要冲动,一切都等回去再说,必须从长计议,这个时候过去也救不了人。」说完带头离开。

    其他人面面相窥后,也只能无奈跟随离开,他们心里也是非常担心老阁主,只是迫于无奈,想不到办法营救。

    幻神殿

    「你说什么?悦海阁所有精锐全部出动,围在灵神殿外围?」大殿内,幻天转身看着正在汇报消息的弟子。

    这名女弟子恭敬道「幻帝大人,根据我们的消息绝对没错,灵主囚禁了悦海阁老阁主,听说还要处决了他们的老阁主,但最后没有打成。」

    「好了,你先下去吧!」幻天挥了挥手,心里陷入沉思,大长老这时候说道「这个灵主我看是疯了,抓了他们的老阁主,就等于跟悦海阁不死不休,若是真的杀了,恐怕灵神殿要变天了。」

    二长老也说道「悦海阁虽然比不过灵神殿,可双方一旦打起来,就算灵神殿能赢,我想也绝对会付出惨痛的代价,我们再背后一刀,定然可以灭了灵神殿。」

    幻天淡然一笑道「眼下看戏就行了,没必要真的动手,如今封印之地什么情况,我想你们都非常清楚,从明天开始,本帝就要闭关了,宗门一切事物,都由大长老掌管,非紧急的大事,不要打扰我闭关,至于灵神殿的事情,我的回答非常简单,只要看戏就行。」

    纵神界

    转眼间三天时间过去了,凌帆和龙尊都在地灵阵内修炼,云丹老者也在那里闭目修炼,三人几乎同时睁开眼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中间,种植着一朵雪白色的灵草,此刻已经完全开花,中间一颗晶莹剔透散发白光的珠子,突然滴落下去,凌帆连忙伸手接住。

    珍珠落地的时候,圣雪花也跟着迅速枯萎下去,凌帆看着手里的珠子,上下打量了一下,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之处。

    龙尊

    认真说道「小家伙,把这个吞下去,对你来说有着天大的好处,而且此物不会影响你修炼的根基,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,吞下去之后你会承受可怕的剧痛。」

    凌帆微微点头,他完全相信龙尊,这一路上以来,多少次危险龙尊都出手相助陪伴,他也不想耽搁,此物毕竟也是一个麻烦,略微想了想,直接一口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从外面可以看到,凌帆的喉咙出现一道圆形的白光,不断下滑到腹部为止停下,圣雪花滴落下来的灵珠突然碎裂,化作点点星光。

    一开始凌帆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痛苦,而且丹田处还出传来一股舒适的清凉,四枚金丹同时在体内快速旋转起来,一股鸿蒙神力以丹田蔓延至全身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什么也没发生,所谓的痛苦他也没感觉到,就在他感到一阵奇怪的时候,那些洒落在体内的星光,忽然之间不受控制的散开串进全身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四枚金丹剧烈颤抖起来,同时疯狂吸收那些星光,凌帆突然感觉全身一阵阵的剧痛传来,他甚至能够感觉到,体内的筋脉仿佛被什么在拉扯。

    「大哥,这个小家伙头顶在冒烟,不会真的嗝屁了吧?」云丹老者好奇的围绕凌帆转来转去,龙尊沉声道「放心,圣雪花诞生的灵珠,虽然会给他带来剧痛,却不会有其他危险。」

    突然,凌帆的双眼猛然睁开,瞳孔之中散发出一阵阵白光,体内的鸿蒙神力不可思议的暴涨起来,虽然痛苦依旧,让他痛苦不堪但还是被他咬牙坚持下来。

    四枚金丹在疯狂吸收体内的点点星光,以达到平衡体内的力量,筋脉之中流转着一股奇怪的力量,似乎在扩张筋脉,修为也跟着在提升起来。

    云丹老者心里很不是滋味,自己大哥都返璞境顶峰了,随时可以突破桎梏,凌帆刚认识的时候实力不如他,可现在远远把他甩在后面,他越发觉得自己越来越没用了,如今更是变成了累赘。

    虽然龙尊没有说什么,凌帆更加不会去说这些,可他的心里却耿耿于怀这件事,其实最大的原因还是他的天赋,只能算是中上等而已,突破感悟等等自然不如别人。

    凌帆感觉到体内的力量正在不断提升,鸿蒙神力也在丹田处达到一种不可思议的高度,他猛然再次睁开眼。

    四枚七彩颜色的金丹同时爆发出一股惊人的力量,冲击他的体内每一处,让他顿时全身一阵清凉,不知何时已经满头大汗,四枚金丹也在燃烧红色火焰。

    龙尊赞叹道」小家伙非常不错,这么短的时间里,实力再次得到突破,相信再过不久,就能冲击顶峰,离飞升不远了。」

    凌帆缓缓站起来,感受了一***内磅礴的力量,果不其然,实力突破返璞境中期,紫灵儿也恭喜道「主人,按照现在的修炼速度,要不了多久,就能抵达灵界了,那里才是真正的强者天堂。」

    「我看是地狱吧?」凌帆没好气的回了一句,毕竟灵主那些可都在那里,一旦得罪或者被认出,那就是上去送死的。

    龙尊这时候站起来说道「我们回暴风城那边看看,我想那金甲男子应该去了那里,虽然此人实力恐怖,但城里的人实力也不差,若是能看到他们两败俱伤,或者重伤那神族,我们也该捞不到好处。」

    「也好,我的实力突破后,再次遇到那神族,就算没有胜算想要逃走,应该不成难事,只是不知道神族的手段有多少而已。」

    龙尊认真道「神族,就躺着金色血液,其实力越强,肉身防御就越恐怖,真的要比较的话,甚至比元兽本体防御都要强,一般的宝器很难伤到他们,而且他们天生速度也非常快,至于弱点暂时不可知,毕竟老夫没有跟神族交过手。」

    http://www.gdbzkz.org/juejizhizhan/34260119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gdbzkz.org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gdbzkz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