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骗了康熙 > 第602章 家族中的另类

第602章 家族中的另类

    整个老佟家,异常之庞大,共有三十几支血脉。

    佟图赖这一支隶镶黄旗满洲,佟养性、佟养材、佟山、佟养泽等隶于正蓝旗汉军,佟镇国、佟标、佟钊、佟养谦等隶镶红旗汉军之外,佟佳氏余皆隶各旗满洲旗分。

    其中,老佟家的主流都隶于正蓝旗汉军。

    按照惯例,老佟家的历任家主,都必须是正蓝旗汉军都统,才会被整个家族广泛承认。

    不巧的是,玉柱恰好管理着正蓝旗满洲、蒙古、汉军三旗的大小事务,其实权远超老佟家的历代家主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老佟家的主流支系的大小家务事,都离不开玉柱的决断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老佟家,即使采取了两面下注的措施,由隆科多暗中支持老四,佟国维和鄂伦岱支持老八和老十四。

    但是,老四上台后,由于隆科多的垮台,曾经显赫一时的佟半朝,从此彻底的离开了权力的核心圈。

    不过,老佟家的运气还不算太坏,两个一等公分别由庆复和夸岱承袭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,到了乾隆朝的时候,白捡了一等公爵位的庆复,因小事得罪了乾隆,以贻误军机的大罪,赐自尽。

    玉柱进屋一看,好家伙,整个老佟家的三十几个旁支,都有人在座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玉柱肯定认不全这么多亲戚。

    现在嘛,玉柱掌权多年,又是正蓝旗的三旗都统,倒也勉强可以认得出大家。

    佟国维也是明白人,安排来见玉柱的亲戚,全是平辈。

    满洲的平辈之间,自然需要碰肩把臂的行礼了。

    好一番折腾礼仪之后,在晚辈亲戚们的簇拥下,佟国维坐到了左边的首席位置上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之中,就数玉柱的权势和地位最高了。

    论爵位,玉柱是宗室爵里的辅国公,远高于佟国维的一等承恩公。

    论官职,玉柱曾任抚远大将军,文渊阁大学士兼户部尚书,出将入相,已是位极人臣矣。

    亲戚们堆满了笑脸,请玉柱坐到次席。

    玉柱却摆了摆手,说:“百善孝为先,岂有与老祖坐个并排之理?”

    这话甚为站得住脚!

    佟国维不禁拈须微微一笑,说:“老夫已经老了,整个家族未来全看你和你阿玛支应着了。既然大家一致公推你坐次席,便坐下吧,继续纠缠下,便是矫情了。”

    既然佟国维发了话,玉柱便行礼之后,四平八稳的坐到了次席。

    两个大主角落了座,其余的家族子弟,便按照各自的辈分和地位,依次落了座。

    玉柱心里明白,老宅的正院东厢房,一向是族内开大会的特殊地界。

    佟家的族长,以前是佟国纲,现在则为佟国维。

    今天,佟国维故意领着玉柱来东厢房内露脸,目的只有一个,正式向整个家族宣告,隆科多和玉柱已经是下一任和下下一任的家主了。

    按照佟图赖定下的家规,家主的传承,不可能越过隆科多,直接传给玉柱。

    实际上,佟国维也知道,以玉柱现在炙手可热的权势和地位,他恐怕压根就瞧不上老佟家的家主之位了吧?

    这个嘛,主要是在玉柱的崛起过程中,除了隆科多暗中出了大力之外,别的人,包括佟国维在内,做的都是锦上添花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伱们一直说,家里有很多难事儿。如今,帮得上忙的人,就在老夫的身边,有啥要求直管提吧?”佟国维这么说,并没有老糊涂,而是故意想把玉柱拉回到大家族之中。

    因为,玉柱始终和家族内的亲戚们,走动的不算亲近。

    除了四时节礼齐全之外,玉柱和家里的亲戚们,私下里少有往来。

    玉柱现在的心态,再看这些亲戚,只可能联想到两个字:麻烦!

    虽说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,乃是常态。

    可是,以玉柱的经验,他宁可提拔自己亲手培养的心腹,也不乐意拉拔亲戚们。

    这个主要是,林子大了之后,啥鸟都有。

    以前,玉柱吃过亲戚们的各种明亏暗亏。可问题是,吃了亏后,偏偏有苦难言,根本就解释不清楚。

    嗨,大家都眼巴巴的等着佟国维发话呢。

    既然佟国维主动开了口,搭了梯子,这一下,就如同大坝决了堤似的,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紧跟着提出了各式各样的要求。

    玉柱没看佟国维,他心里有数,老家伙故意布了这么个局,虽然给他添了不少的麻烦。

    但是,俗话说,吃人嘴软,拿人手短,玉柱帮了亲戚们的忙,好名声还是可以赚一些的。

    在这种讲究株连的社会里,家族的意义,不同寻常的重要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只要是被逐出家门的人,再无任何前途可言。

    在大清朝,皇权不下县的本质,其实是把乡镇的权力真空交给了以缙绅为代表的族权。

    玉柱逐渐掌权之后,并未大力拉拔佟家人,其实是做给老皇帝看的。

    因为啥呢?

    当初,所谓的佟半朝,不过是老皇帝刚刚上台不久,采取的权宜之计罢了。

    现在呢,老皇帝都做了五十几年皇帝了,根本不可能允许,朝堂上出现第二个佟半朝。

    在整个老佟家里,论及对老皇帝的了解,包括佟国维在内,都远不如玉柱和隆科多。

    老皇帝其实还算是通情达理的皇帝,只要玉柱不走权臣之路,老皇帝对他还是颇为包容的。

    玉柱心中有数,利用职权和影响力,提携一下家族的堂兄弟们,老皇帝就算是知道了,也不可能有别的看法。

    这个主要是,玉柱办事儿,一向颇有分寸感,绝不逾越雷池半步。

    为了显示重视之意,玉柱命人取来纸笔,当着佟国维的面,把堂兄弟们的要求,一一记录在案。

    只是,轮到前任江西巡抚佟国正的幺孙,杨勒吉的时候,玉柱还是颇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杨勒吉淡淡的说:“功名但在马上取,何须私相授受?叔祖,侄孙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众目睽睽之下,杨勒吉潇洒的走了,没带走半片云彩。

    玉柱倒是暗暗点头不已,人可以穷,却不能倒志。

    不管,杨勒吉是真有骨气,还是假有骨气,这股子傲劲儿,都是可嘉的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gdbzkz.org/pianlekangxi/33338126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gdbzkz.org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gdbzkz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