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小祖宗身娇心野,禁欲枭爷腰酸了 > 第九十四章 他暗无天日的童年

第九十四章 他暗无天日的童年

    就在黎蔷还想开口问些什么时,陆韵婷的语气突然急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出来了!”

    然后黎蔷的手机就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    显然手机被陆韵婷塞进了口袋了。

    然后黎蔷就听到了手机里传来了模模糊糊的声音。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个年迈的老者,声音严肃,冷硬。

    他以一种命令的口吻对陆韵婷说道:“你继续看着他,并且观察一下他有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,尤其是头脑方面的。一旦他变现出任何异常随时联系傅家。”

    陆韵婷听到这个“命令”显然有些反应不过来,愣了好久才结结巴巴的回答了一下:“好……好的。”

    随后便是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,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黎蔷的思绪有些混乱,直到陆韵婷重新拿起电话,她才问道:“那老头子是谁,说的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陆韵婷的声音有种劫后余生的虚脱感。

    “他是傅枭的爷爷,傅家实际上的掌权人。他刚刚说的意思是……是……让我监视傅枭,如果他因为这场车祸表现出大脑的损伤,就不配在做傅家的继承人,傅家……傅家会将他视为弃子,然后更换新的人选。”

    黎蔷听完这番话拳头都握紧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爷爷应该说出来的话???”

    声音从黎蔷的牙缝里挤出。

    陆韵婷似乎坐在了什么地方,长长的吁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其实,这也不意外。在我们这种家族……几乎是不存在所谓的亲情的,优胜劣汰才是根本。就比如说我,因为是一个女孩,对,就因为是个女孩,家族几乎不会给我任何发展的资源,我被生下来的唯一使命就是找一个更好的家族用来联姻。”

    陆韵婷的声音很低沉,也很压抑。

    “物质上有多丰厚,精神上就有多痛苦。而这种痛苦,傅枭恐怕承担的是我十倍……不,应该是百倍之多。”

    黎蔷愣在原地,她……好像从未从那个男人身上感受到过这种所谓的“痛苦”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似乎一直都是那种高高在上的,神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仿佛只要他动动手指,就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自己现在被困在他身边,不就是最好的例证吗?

    陆韵婷的感慨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“我从小就听说过关于傅枭的事情,不只是我,估计整个豪门圈里的人应该都略有耳闻。大家都说,傅家出了个百年难遇的天才,被当成了“宝贝”。他从小就接受着最精英的私人教育,从他展露天赋的那一刻起,他人生的每一秒都被那个庞大的家族规划的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每天上课多少小时,吃什么东西,吃饭时的礼仪,言谈举止。

    一丝不苟。

    只要他犯一点错,他的爷爷倒是不会责罚他,而是当着他的面训斥他的父母。

    然后他的父母再将压力转嫁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周围同龄的孩子已经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,这个小男孩就再也不笑了,也不会和他们一起玩了。

    他……仿佛提前踏入了成人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黎蔷听着陆韵婷口中关于傅枭小时候的只言片语,嘴唇轻轻抿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所以他强迫症和洁癖那么严重,也是那个时候造成的?”

    陆韵婷失笑着摇了摇头:“那我怎么知道,我也是听周围的人闲聊知道的这些事。不过,也有可能吧,毕竟那么高压严苛的环境,能长大还被选定为继承人的……都是怪物、变态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黎蔷认真的回答道:“我深表赞同。”

    然后电话两端的两个女生一起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去病床,你有什么话想和他说就直接和他说吧。不过他现在状态还不是很好,你尽量长话短说。”

    然后便是一阵开门关门的声音,没过几秒钟,手机里便传来傅枭的声音。

    声音依旧好听,比平时更低沉,还多了几分嘶哑,带着种病态又撩人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然后黎蔷就用力甩了甩头。

    自己特么的疯了吧,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!!!

    “喂?哑巴了?”

    傅枭听黎蔷这边没动静,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你才哑巴了!”

    黎蔷条件反射的回怼,完全没有想到要照顾重伤患者的情绪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冷哼,把黎蔷哼的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枭……枭爷,我嘴快了,您别和我一般见识。那什么,您现在身体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在傅枭面前,黎蔷总是下意识的怂。

    估计被这男人的手腕吓怕了,留下了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那就好。对了,我昨晚为了救你,放了节目的鸽子,我本来是肯定能出道的,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问导演!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只是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黎蔷听着傅枭反应如此冷淡,有点着急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您当初许诺我的那套房子,还给不给了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护士将傅枭肩膀上的纱布拆了下来。

    血肉模糊的伤口看起来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清理干净旧药,然后换上新的药,鲜血染红了一大团脱脂棉,看着都觉得疼的打颤。

    但傅枭眉头都没皱一下,甚至眸光都没有半分波动。

    这让在站一旁都不敢看下去的陆韵婷在心里直呼“变态”。

    然而等药换好后,傅枭的眉头却突然拧成了个大疙瘩。

    护士都微微一愣,以为这位大人物的反射弧有点长。

    但她们很快发现,让这位爷眉头紧皱的压根不是伤口的疼痛。

    而是因为……手机里的人。

    “行了,没别的事就挂了。”

    傅枭这句话刚说完,黎蔷的手机里便传来嘟嘟嘟的忙音。

    一脸茫然的看着被挂断的电话,黎蔷忍不住挠了挠后脑壳。

    嘿?她不就是没话找话,顺便提醒一下他别忘了这件事嘛,怎么就突然生气了??

    哼!真是小气鬼,傅家这继承人确实该换了!

    黎蔷撇了撇嘴,然后微信消息突然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傅枭:【以后想联系我直接打我电话】

    傅枭:【还有,一小时后陈默会带你办理过户手续】

    黎蔷呆呆的看着这两条消息,然后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。

    她有房子了,她有房子了!

    还债不用愁了!以后也不用租房,更不用住在傅枭的这栋公寓里了!

    不过……傅枭会给自己哪里的房子呢?

    http://www.gdbzkz.org/xiaozuzongshenjiaoxinyejinyuxiaoyeyaosuanle/34260090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gdbzkz.org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gdbzkz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