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贞观憨婿 > 第184章他能吃那么多?

第184章他能吃那么多?

    第184章

    长孙皇后看到了自己的梳妆台,自然是非常高兴,还不停的夸着韦浩,没一会,太子李承乾和太子妃就到了立政殿这边,李丽质也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高明。最近帮你父皇办差,可办好了?”长孙皇后坐在那里,微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办着,办没有办好,还不知道!不过,其他的朝政的事情,儿臣还是在学习做。”李承乾坐在那里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要听那些太子太师,太傅的话,他们可是朝堂的老臣,对于处理朝政这一块,是有经验和见解的,多听多问多学。”长孙皇后点了点头,对着李承乾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母后!”李承乾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苏梅啊,东宫那边,你也需要盯着高明,可不要让他玩物丧志,敦促他的学业!”长孙皇后对着苏梅说着,

    苏梅微笑的点了点头,连忙说道:“是,太子殿下还是很勤奋的,每天都要看奏章看到很晚!”“嗯,韦浩啊!去打猎,就跟着高明,他去过许多次了,冬猎还是有危险的,会遇到大虫,熊瞎子到没有什么,他们都是躲在树洞或者山洞里面,不过,野猪你也要注意一下,这个野猪皮厚,有的时候,弓箭还射不进去,发疯的野猪也是非常危险的!”长孙皇后坐在那里,对着韦浩交代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,没事我就是去看看,能够打到最好,打不到也没有关系!”韦浩笑着对着长孙皇后说道,

    这个时候,李世民过来,韦浩他们全部站起来,给李世民行礼。

    “嗯,都来了,好,对了,韦浩,朕的梳妆台呢?”李世民进来,就问韦浩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“啊?”韦浩愣了一下,看着李世民。

    “臣妾还没有来得及和他说呢,这孩子这几天忙的不行,好几天都没有来这边了。”长孙皇后对着李世民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朕和你说啊,朕也要,放在立政殿那边。朕也是需要整理衣服之类的,那个镜子非常好,朕很喜欢!”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。

    “岳父,那是女人用的东西!”韦浩站在那里,对着李世民说道。

    李世民就盯着韦浩看着。

    “浩儿,你岳父作为陛下,也是需要装扮一番的,衣服和皇冠都是需要整理的!”长孙皇后看着韦浩微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行,那我给岳父弄一块,不过可是需要时间啊,现在没有那么大的了,都是小的!”韦浩一本正经的看着李世民说道,

    现在李承乾在这里,自己可不敢说很快弄出来,现在在库房那边,一米见方的镜子都还有十多块,只是不能让人知道不是?

    “成,有就成,对了,冬猎的事情,知道吗?”李世民看着韦浩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岳父,我就奇怪了啊,如果不是大舅哥告诉我,我都不知道这个事情,难道没有通知吗?”韦浩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,礼部那边还在准备当中,一般冬猎五天前会通知,现在只是提前告诉你。”李承乾看着韦浩解释说道,韦浩连忙一脸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瞧见没,如果你不和他解释,他又会说朕是瞎搞。”李世民指着韦浩,对着李承乾说道。

    “岳父,这个,误会!”韦浩讪笑的说道,

    而在韦贵妃那边,韦贵妃看到了韦浩派人送过来的镜子,也是非常的高兴,她还以为自己没有呢,看着这个梳妆台的镜子,要比李丽质的小一些,但也小不了多少,

    但是韦贵妃能够理解,都知道韦浩是为了送李丽质和李思媛礼物才做出这个来,现在有自己的一份,自己多有面子,不亏是自己家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娘娘,真好看,怪不得宫里面的那些妃子,都是想方设法的弄一块镜子,娘娘你都没有去问韦侯爷,韦侯爷都给你送过来了。”旁边的宫女夸赞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那可是我侄儿,是其他嫔妃能够比的了的吗?不过,这孩子忙,本宫想要请这个侄儿吃顿饭都难!”韦贵妃骄傲的说着,韦浩,现在是最得宠的大臣,而且也是最受信任的大臣,未来的位置,可是可期待的。

    “娘娘,你瞧瞧还有这么多小镜子呢!”那个宫女看着箱子里面的小镜子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收好了,改天看看谁需要,就送给她们,不要让她们去找我侄儿,这不是让他为难吗?现在本宫那个侄儿啊,可忙着呢!”韦贵妃交代着那个宫女说道,宫女点了点头,合好了那个箱子。

    晚膳过后,韦浩就是到了大安宫这边,老爷子昨天睡的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吧,老爷子你多玩玩,就不会做恶梦,你还不相信。”韦浩马上对着李渊说着。

    “嗯,没错,寡人也想明白了,之前你们没在啊,没人陪着寡人,寡人就是天天想着这个事情,现在有你们在,寡人每天都是很开心的,好长时间没去想那些事情了,韦浩!”李渊说着就喊了一下韦浩,韦浩马上拱手看着李渊。

    “寡人谢谢你,你不错,寡人的孙女,找了一个好夫婿,怪不得他那么信任你,你母后也那么相信你,喜欢你,不错的孩子!”李渊看着韦浩微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一夸奖,我都不好意思了!”韦浩不好意的笑了起来,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,终于是可以休息了,不用天天来当值了,晚上也可以回家睡觉了。

    而在洪公公那边,洪公公刚刚从外面回来,推开门,发现屋里面很暖和,接着就看到了一个炉子装在角落里,有一个水壶,还有柴火放在旁边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!”洪公公不由的露出了笑容,眼泪有是在眼眶里面打转,年纪大了,对于那些小事情特别容易感动,自己一大把年纪,到现在,都没有一个亲近的人,

    现在年纪大了,想要亲近人,也不敢去了,就怕别人是有目的的,但是韦浩,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和他特意去了解韦浩的事情,知道这个孩子是一个很聪明的人,而且是一个很孝顺的人。

    洪公公把门关好,然后走到了炉子旁边,打开下面的门阀,看到里面已经没有多少柴火了,火也不旺了,就拿起了地上的柴火,往里面放了几根,接着拿着水壶,就准备出去打点水,等会好洗漱,他身边没有太监服侍着,

    本来李世民要安排太监在他身边服侍,但是他不让,因为他知道,自己掌握的秘密太多了,如果被有心人知道了,到时候就危险了,

    到了外面打了一壶水,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,放在炉子上,烧了起来,接着就是脱掉那些厚重的衣服,屋里面非常暖和,穿多了热。

    全部弄好了以后,洪公公拿着被子,就靠软塌上,打盹,年纪大了,要一次睡很长时间,很难,但是会时不时的打盹。

    没一会,听到了水壶开了的响声,洪公公就起来,把热水倒出来,然后加了一些凉水,准备泡个脚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韦浩也是早早的到了练武场,洪公公来的时候,韦浩已经蹲了一段时间的马步了。

    “从今天开始,每天蹲半个时辰就好了,另外,腿上需要加重一些!”洪公公说着就拿着沙袋,绑在了韦浩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“这个沙袋,每次蹲马步的时候用,蹲完后,就要解下来,其他的,现在还不能解开。”洪公公对着韦浩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师傅!”韦浩点了点头,继续蹲着,洪公公也是站在那里单腿蹲着,然后换着腿蹲,韦浩看着,基本上是两刻钟换一条腿。

    蹲了差不多一个时辰,洪公公让韦浩站起来,先活动一下筋骨,洪公公也是帮着韦浩做一些拉伸的动作,让韦浩把身上的肌肉放松等等,

    过了一会,就开始传授韦浩武技了,韦浩喜欢用唐刀,唐刀笔直斜长,可砍可刺,和剑差不多,但是剑是两边开刃的,而唐刀是一边开刃。

    “仔细看着为师给你演示一遍,等会为师再给你详细讲!”洪公公说着那捡起了一根树枝,开始在空地里面给韦浩演示了起来,韦浩也是仔细的看着,洪公公演示完了一遍,就开始给韦浩讲那些动作的分解。

    “学会这个,其他的刀剑技法就不用学了,这些是为师这么多年总结出来的武技,同等武者,不会是你的对手,学完这个,为师再教你一套马战武术,勤加练习,一年可小成,三年可大成,

    但是想要成为顶尖的高手,还需要时刻练习才是,所谓高手,就是对自己的招术有很深刻的理解,知道对手出招自己的用那一招快速对付他,无非就是三个字,快,狠,准!当然,力量也是需要坚固,没有力量,招术就是花架子!”洪公公对着韦浩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师傅!”韦浩点了点头,接着就跟着洪公公开始学着,

    这一学,就是一个多时辰,韦浩总算是把这些招术全部会了,但是还是有不规范的地方,这个需要下次慢慢改,此刻太阳已经出来了,大雪天后,出太阳,其实更冷。

    “好了,快回去洗漱去!”洪公公扔掉了树枝,对着韦浩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师傅,师傅,你也回去洗漱一番才行,刚刚我也看到你冒汗了。”韦浩马上对着洪公公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洪公公说完了,就佝偻着腰,走了,和教韦浩那笔直的身体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韦浩回到了大安宫后,就去洗漱了,洪公公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等李世民用早膳的时候,洪公公拿着一些东西,交给李世民,李世民就看一下,还给了洪公公:“留档吧!”

    “是,陛下!”洪公公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对了,韦浩最近跟你学武,学的如何?”李世民想到了这个,看着洪公公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还行,悟性还是很高的,虽然之前是懒了一些,想必是被老夫收拾怕了,也老实了许多。”洪公公站在那里,非常小心的说着,

    他不敢在李世民面前夸韦浩很厉害,其实在洪公公心里,韦浩这个徒弟,自己是非常满意的,但是他不能说,他太了解李世民的性格了,

    现在夸韦浩,李世民可能会高兴,但是一旦自己这边有什么事情,那么可能就会牵连到韦浩,自己知道的东西,太多了,多到自己都害怕,

    所以,这么多年,他从来不敢和任何人亲近。

    有很多太监来拍他的马屁,知道他在陛下这边有着重要的地位,但是都被他给训斥走了,就是不想让那些太监送命。

    “收拾怕了就好,对于这个徒弟,你可满意?”李世民笑了一下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让小的教,小的自然会教,请陛下放心就是!”洪公公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呀,收他做你的衣钵传人不行吗?”李世民看着洪公公苦笑的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的没那个时间,要学会小的这身本事,没二十年学不会。”洪公公拱手说道,

    李世民听到了,愣一下,接着叹息的说道:“嗯,早就让你收徒,你不收,这么大的本事,难道全部带进棺材里面,岂不可惜?”

    “诶,陛下,那个时候小的忙,哪有时间去找徒弟啊,陛下你请放心,韦浩小的肯定会认真教,能够学到多少,就看他的造化了!”洪公公拱手说着,

    心里则是早就打定了主意,自己的这身本事,肯定是需要传授给韦浩的,说二十年学会,那是骗李世民的,自己真的要教,两年就能教完,剩下的就是他自己练习了。

    “行吧,诶,也怪朕,不过也怪你,那个时候,朕让你教高明,你不教!”李世民叹息了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太子殿下岂能吃这样的苦,就是你同意,小的也不会同意啊!”洪公公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去吧,反正朕也是说不动你!”李世民摆了摆手,对着洪公公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陛下!”洪公公说着就出去了,李世民则是继续吃着早饭。

    刚刚吃完,王德就进来对着李世民说道:“陛下,禁苑苑监于苑监求见!”

    “嗯,他有什么事情?”李世民听到了,愣了一下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的不知道,可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。”王德站在那里回应说道,

    李世民心里想着,他能有什么事情,就是专门管理禁宛动物的人,是朝堂的从六品下的官员,不过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,见见也好。

    “臣于晨见过陛下!”禁苑苑监于晨进来后,拱手对着李世民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坐下说,可有什么事情吗?现在禁宛那些动物可好,这次大雪,可不会饿死很多动物吧?可有投食?”李世民看着于晨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没有!”于晨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没有?户部可是会拿钱给你们买食物投放进去的,怎么就没有投食?”李世民吃惊的看着于晨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没什么动物了,怎么投食啊?”于晨此刻欲哭无泪的看着李世民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,没动物了,不是,上两个月,朕去禁宛那边看,麋鹿成群,大虫时不时的跑过来捕食,怎么就没有动物了?”李世民很震惊,禁宛很大,里面各种动物恐怕有几千只,现在居然说没有动物了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都被吃光了,是韦侯爷带人去捕杀的,开始的时候,一天一两只,后面一天七八只,老虎,麋鹿,梅花鹿,野猪,甚至是躲在山洞里面的熊,都被他们给捕杀出来吃了,陛下,臣也和韦侯爷说过,他说太上皇要吃,臣也不敢阻止啊!”于晨站在那里,对着李世民汇报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,韦浩给吃了,还太上皇吃了,他能吃那么多,一天七八只,他一天七八两都吃不了!”李世民震惊的看着于晨喊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臣也是这么想的,他就是要打那些野兽,臣也没有办法啊,这次臣过来,就是想要找陛下批2000贯钱,用来收那些活的动物,这不是马上打猎了吗?臣想着,如果谁抓到了活的,臣就买下来,送到禁宛去,要不然,明年禁宛都没有动物了!”于晨看着李世民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需要这么多钱,2000贯钱?”李世民此刻更加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有所不知,如果是死的动物,那当然便宜了,一头大虫,也不过是三五百文钱,可是要是活的,那就贵了,一头最少需要10贯钱起步,还买不到呢,

    麋鹿,活的也需要1贯钱,梅花鹿差不多2贯钱,陛下,死的好卖,活的难弄啊!”于晨再次对着李世民解释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他们没事吃禁宛的那些动物干啥?不会出去买啊?”李世民火大,2000贯钱,可不是小钱的,而且这个钱本来就不该花的,现在倒好,需要花钱去买那些动物回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看?”于晨看着李世民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买,买!”李世民火大的说着,

    心里想着这个钱,必须要让韦浩出,居然敢杀自己禁苑里面的动物,还说什么太上皇吃,他能吃那么多,就是这个小子要吃的,胆子可真大,还敢吃自己家的禁苑的动物,那是观赏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gdbzkz.org/zhenguanhanxu/17960572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gdbzkz.org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gdbzkz.org